年纪轻轻的「小青龙」罗青,因为好勇斗强, 在当地帮派打架中错手杀了公安局长的儿子「冷面小太岁」武小军 于是远走高飞投靠到另一个城市已退隐的帮中长老「铁麒麟」成刚处暂避风头。 罗青这一晚在成刚的家里过夜,虽然已经是深夜了, 他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光光的。 虽然,房间里是熄了灯,不过在窗户外却是透进了街上的招牌广告的霓虹灯光。 房间有冷气,嗡嗡的声音挺烦的,但是外面就是大街。 罗青尝试把冷气关了,打开窗门,外面热闹的汽车声、人声, 马上就像挡不住的浪潮一样地涌了进来。 于是他逼不得已,又把窗门关上,开了冷气。 罗青这时的心情,也正如外面的热闹环境一样, 乱哄哄的。 他一闭起眼睛,眼前就出现了和人争吵、动武的情景, 况且自己以前住在家的时候因为家里人多拥挤, 他是睡厅只是尼龙床一张。 现在是软绵绵的床铺,反而是不习惯,一时不容易入睡。 躺在床上留心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吵杂声, 罗青心里不禁给勾起一大片不尽的思潮。 他回想起以前读书上学的生活,又想起因为在学校争女打架, 被学校开除每天在街头巷尾做小混混的生涯。 更回想起半个月前,蓝鹰帮的「冷面小太岁」武小军, 因为自恃是公安局长的儿子偷穿了警服,把青龙帮牛老大的情妇宫彩娜抢走了, 然后要牛老大拿出五万块钱去赎她回来。 不料在宫彩娜被放回来后,听她向牛老大之哭诉, 才知道她已被「冷面小太岁」玩过了 而且三个口: 嘴巴、阴户、连牛老大没插进过的肛门都让武小军玩遍了。 帮中众兄弟都看得到,被「冷面小太岁」摧残过的宫彩娜接连几天, 走起路来还是一拐一拐的风闻说是肛门让武小军的大鸡巴给插爆了。 然后是帮中的气势大不如前了,江湖上都说牛老大没种, 自己的女人由着对方的头儿玩了一个遍而不敢吭气。 青龙帮的人走到哪里,到处都碰到人家轻蔑耻笑的眼光。 罗青按捺不下一股忿恨之气,他倒不是为了宫彩娜那风骚小烂货, 而为了重振青龙帮。 那天晚上他带了一把尖刀,在武小军回家的路上伏击了他, 本来他是想挑断了武小军的脚筋手筋废了他就算, 想不到后来看报纸才知道那小子失血过多死掉了。 「小青龙」罗青风光了好一阵,以前那些叫他「阿青」、「小青」的, 现在都改口叫他「青哥」甚至有人称唿他为「老大」了。 不过,随了城中的风声一紧,那死了儿子的公安局长出了大钱要「小青龙」罗青的人头, 所以罗青在江湖上的声威虽然大振却也免不了被人到处出卖, 没有一个夜晚睡得安稳。 罗青只好匆匆地离开了是非之地,远远地跑到这里来, 投靠了在这江湖中虽然已退隐、以前却是天下闻名、响当当的人物家里。 算算这几天里的际遇,罗青简直有些疑真疑幻起来。 心里烦乱睡不着,幸好成老大这里也有电脑, 反正没事干罗青上了网。 他随便进入了一个搜寻器中,然后随便的敲打键盘, 用不了一会儿各种各样的电子信息从世界各地就涌了进来。 「墨西哥十级大地震」、「美国山林大火包围洛杉矶」……这是关键字「灾难」的搜索结果。 「基因工程生产出50公斤大老鼠」、「猴头移植宣布成功」……这是关键字「最新医学」的搜索结果。 但是,就像多数的时候一样,罗青对这些新闻看一下也就算了。 就算人头移植成功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 反正又不是割了自己的头放到猴子的身上。 他不由自主, 习惯性的就打了一些色情的关键字: 「最淫贱的女学生」、「放荡小女孩」……唔, 有些看头。 「被强奸的喜悦」……嘿,没那么夸张吧, 强奸就是不情不愿不情不愿的被男人肏了, 还有喜悦?这骚屄一定是被插得爽透了老公一定是性无能, 这次被强奸反而是便宜了她。 「嫂嫂的秘密」,嫂嫂有甚么秘密?难道是变性人?罗青一笑, 刚想转换另一些淫乱的关键字。 但是接下来的一些图片,令他呆了一呆。 图片中一位身材雪白丰满,赤条条的嫩妇人, 脖子上面胡乱地缠绑了一些绳子正翘高屁股趴了在地上。 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被绑了在椅子上,哭丧着脸, 一副深深不忿、屈辱的神情。 另一个年轻的男孩,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 正挺动阳具在抽插那年轻女人的阴户。 罗青彷佛看到了一个做弟弟的,正当住他哥哥的面在强奸自己漂亮的嫂子。 起初他不觉得这图片有甚么特别,但是自己的阳具突然直挺挺的勃了起来, 像要吃人一样罗青这才惊觉到自己整天心烦意乱的真正原因……嫂嫂白茉莉。 突然,一声娇媚的呻吟声隔了薄薄的墙板从隔壁传了过来。 罗青心头勐地一震,立即屏气凝神,专心地想听一下隔壁房间所发出的声响。 令他感到非常困惑的是,他虽然隐约地听到是女人低低的呻吟声音, 但是声音实在是太低听得不清楚。 不过,那一声接一声的叫床声,也不用听得太清楚, 就知道是从一个正在被男人肏弄的女人不由自主从口中发出来的声音。 在这个令人血脉贲张的时候,罗青眼前浮现出一个娇艳的人来, 这就是「铁麒麟」成刚的新婚老婆白茉莉了。 不知「铁麒麟」成刚怎么搞的,五十多岁的人了, 以前的老婆死了后竟然是又娶了一个年龄轻轻的少女回来。 现在,罗青脑袋里还清楚地记得白天初见到成刚的老婆, 她的一副妖妖娆娆的姿态因为是在自己家里, 就只穿了一条短短的裤子两条雪白的大腿,就像两根光管一样的耀眼。 她上身穿一件松身T恤,斜斜的把一边乳罩的吊带也露了出来。 每逢她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弯腰拿东西,罗青都可以偷窥到她胸脯突出来的两团肥嫩的白肉。 罗青对这女人马上产生了慾望,他真是好想吮那对饱胀的乳房两下, 看有没有奶水给吮出来。 尤其是那对乳房摇摇晃晃的被鲜红色的乳罩束住, 越发地勾起他拼命想按捺下去的那种兽性的慾望。 先前,当他刚到成老大的家,坐在厅中的时候, 罗青就听见了一声永远也忘不了的娇脆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过来: 「大哥 没听你说过你有一个弟弟?」罗青正在诧异这声音怎么听在耳里是那么的软、那么的婉转 她却已经水蛇腰儿一扭一摆地走了出来。 罗青慌乱了手脚,想站起来又重新坐好,他抬起头来望过去, 发现一个美艳的女人一对桃花眼正盯住自己于是连忙低下头, 再也不敢瞧她一下。 后来,在他和成老大说话的时候,他也可以感觉到自己被嫂子美丽的眼睛贪恋地盯住, 这令他感到非常的不自然。 他有直觉,他这所谓的嫂子等一下还会有些行动的。 果然,趁成老大上厕所的时候,白茉莉慢慢的走了过来, 她也不说话就这离他近近的,俏生生的站了在他的面前。 因为罗青是坐着的,所以这年轻女人的阴部离他只有几寸。 那薄薄的短裤,把她阴户的轮廓显现了出来;一阵轻微的骚味, 夹带了浓浓的香水味好像从女人的两腿间,从那轮廓也凸了出来的阴户中散发了出来, 直扑罗青的鼻孔。 他的眼光从白茉莉的腿间的阴户部位往上扫到她高耸的乳房上, 又从她高耸的乳房上慢慢地重新流连到腿间。 当他听到他的嫂嫂噗嗤一笑,他的脸不由得慢慢变红了。 就在他低下头的时候,他的脸被那女人轻轻地扭了一把, 就好像他还是小孩子一样女人用软软的声音, 像献媚的小猫似的说着: 「怎么?当我是会吃人的母老虎呀?看你害羞的样子 我虽然是你的嫂嫂但论年纪,我才十七岁,该唤你一声哥哥呢?以后就都是一家人, 随便一点不要太客气了。 」在那个时候,他真是窘乱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自己是从来没有和这样俏美风骚的少妇说过话 而且是她的老公就在旁边!说是少妇其实才是十几岁, 皮肤光滑娇嫩和未结婚的女孩子比较,也就是晚上要让男人肏一下而已。 罗青涨红了脸,霍然地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裤子, 抚平被胀起来的阳具顶了起来的裤裆一头躲进了为他准备好的小房间里。 「骚屄!」关上了房间的门, 罗青轻轻地暗骂了一声: 「我罗青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怎会看得上你这种任人骑的烂货!」到了晚上 罗青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嘴里是这样骂,裤裆里的鸡巴不知怎的, 不听话的硬是翘了起来一跳一跳的。 其实,他的咒骂、他的忿怒,有大半是对自己的一种怜悯。 成老大,竟然独占了这么美丽的一朵鲜花!而他小青龙罗青, 虽然声名正是如日中昇却是要亡命天涯,连个像样的女人也没有, 有的只是自己的手!他尝试回想白天发生了其他的各种事情 兜着兜着圈子又想起了那白白嫩嫩的嫂子白茉莉, 虽然小房间里是开了冷气罗青也觉得脸上一阵的臊热起来, 心情也不知怎的怎样也难以平静。 想想自己年纪又轻,又练就得一副好身手,脸蛋儿又生得俊俏, 和白茉莉倒是更加的相衬。 又是一阵阵的呻吟声传了过来,这次,更加是伴随了男人正压住女人在快活的粗重喘气声。 年少热情的罗青,被一股难以形容的醋劲所驱使, 没有再犹豫他因为激动而抖动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 一边幻想那正在放浪地呻吟着的嫂嫂白茉莉正被自己压在身下 一边勐烈地套弄起自己的阳具来。 青龙恨(二)「爱我!用力的爱我……成刚他老了, 没力了不行了……来,插我,我喜欢男人大力的肏我, 用力!小青……小青……用力!呀……呀……」虽然在罗青手淫的大部份时间里 白茉莉浪叫的内容都是他自己的幻想但是, 隔壁偶然传来一阵阵少女快活的呻吟声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毫无疑问,他脑海中的漂亮的白茉莉,此时此刻正在被男人痛快地肏弄着。 十五分钟后,隔壁的声音慢慢地消失了, 一切都归于沉静。 罗青关了电脑,颓然地靠坐在床上。 床单上留下了一滩的精,虽然已经用纸揩过, 仍然形成了一幅相当逼真、幅员辽阔的地图。 夜已深,他闭起双眼,深深地后悔自责起来。 为什么会对这妖娆的女人充满性的幻想呢?刚才在手淫的狂热中, 罗青的脑子在一瞬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为了占有嫂子白茉莉 为了肏她一次他是会不惜杀死成刚的。 但是他现在不是这么想了,人家成老大收留自己, 已经是担当了不少的风险为什么自己无端的对成大哥充满妒意, 对他有如此不忠不义的疯狂念头呢?射过精后 罗青的心情恢复了平静他觉得自己的理智重新占了上风, 他有步骤地一层一层的思索着。 终于他这样的问自己: 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对她产生了爱情这是不是可卑的呢?当然不算得什么可卑的。 但是看见了别人的老婆,而且是对自己有恩的人的老婆, 却兴起了为了要肏她、奸她而不惜杀人的想法 这就是可卑的事了。 妈的!甚么可卑!是那小骚娘来撩拨我, 挑逗我!是她用她那魔鬼的身体来求我把她活活的奸了!甚至于在她老公的面前肏她 她也会眉开眼笑的!罗青不由得想起那张色情的图片 那年轻的男孩当住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的面, 挺动阳具抽插他老婆的阴户!那冷峻的脸上那一丝恶作剧的冷笑。 明天我就搬出去!回避她,不看她那玲珑浮凸的身体、她那显出阴户轮廓的两腿之间、胸脯上夸张地挺凸出来的高耸乳房!只要不碰她那勾人的眼神, 这样就不会做出不忠不义的事情啦?这样地宽慰着自己 罗青终于把困扰自己的性的问题暂时解决了。 但是,就算是在这高潮后的平静时刻,罗青也知道, 虽然看不到白茉莉自己在接着的几天,都会因为耽于对白茉莉的痴恋而不断手淫的。 这方面他并不勉强禁抑自己,性幻想一下, 让自己的热情自己阴囊中满溢的精液,在尽情的幻想中彻底的奔泄掉, 也未尝不是一种逃避危险的手段……总好过真的去强奸这骚娘儿?第二天早上 罗青一觉醒来阳光已从窗外透了进来。 他翻身下床,正要穿衣服,房门被人轻轻的打开了, 原来外面早已有一个小保姆在等着要伺候罗青 她在外面听见他起床的声音就走了进房来, 收拾床舖。 罗青赤了上身,只穿了一条短裤,觉得怪难为情的, 但是因为衣服摆了在床的另一边于是只好站到了一旁, 望着那个小保姆的动作。 那小保姆,年纪轻轻的,低着头进了房来, 弯着腰翘起屁股在整理被子。 等到她望见床单上留下来已干涸发硬的痕迹, 她自顾自「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罗青不知她笑甚么,心里奇怪, 就问她: 「小姑娘, 有什么好笑的事情?」那小保姆抬起头妩媚的大眼睛妖妖地对罗青瞅了一下。 然后又邪邪地低下了头在偷笑。 罗青心头一震,吃了一惊。 成刚的老婆已是够妖艳了,原来他家里还养着这样一个俊俏妖邪的小保姆!她那撩人的眼神, 微微发红的俏脸儿头发蓬蓬松松,衣服的钮扣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 最上面的两颗竟然是没有扣上把小馒头似的雪白小奶子给露了一半出来。 她稚嫩的脸上,挂了一副邪气十足的笑容。 看她头发蓬松、衣衫不整的样子,好像她刚刚才被男人强奸过。 她望住你欲言又止的神情,好像那丰厚的性感小嘴唇, 马上就要向你倾吐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色情淫秽的话来一样。 这明明是一个要搾干你精液的小妖精,又何尝像一个纯洁的小姑娘呢?被迷惑住的罗青呆呆地站了在那里, 裤裆中的阳具正在迅速地硬了起来。 他正想拿过长裤来穿上,忽然那迷死人的小妖精往后退了一步, 于是一个结实浑圆的屁股就正好被罗青的阳具顶住了。 那小保姆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仍然是弯下腰在整理床单。 她做起事来,屁股一耸一耸的,罗青勃了起来的阳具顶住了她的股沟, 感觉到像上了天堂一样的快活。 青龙恨(三)小保姆拉起了床单,整个脸凑了过去, 鼻子在罗青昨晚留下了精液的地方用力地嗅索。 「罗先生好像昨天晚上睡得不好?」那小保姆终于回过头来, 风骚勾人的眼睛瞟着罗青然后又轻轻耸动屁股, 要躲避罗青那越来越紧地贴压在她股沟上的阳具。 罗青想不到在这陌生的地方,在自己成为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时, 竟然也接二连三地碰到挑逗起自己慾念的女人。 先是那风骚的,比自己的年龄还要小的所谓嫂子, 现在是摆在面前的这样一块引人的青春肥肉。 罗青有点又惊又喜,他整个人几乎是伏了在小保姆的背后, 双手轻轻地搂抱住她细小柔软的腰际。 「不要乱来,小心有人。 」小保姆低声地说,微弱地反抗着,要挣脱罗青的手。 「小妹仔,你长得这么漂亮,让我抱一下, 好吗?」罗青也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他的双手偷偷地往前伸了过去, 轻轻地抓住年轻小保姆胸前一对充满弹性的结实小乳房揉搓起来。 「呀!你怎么可以这样乱来?不可以……不可以摸人家的奶子呀……」小保姆低声地呻吟, 身体在不断地扭动。 「不要动,小妹仔,乖乖的让我抱一下, 摸一下一会就放开你。 」小保姆的反抗不算激烈,慢慢的,她斜斜的软倒了在床上, 顺从地让罗青的手胡作非为。 罗青干脆把阳具掏了出来,顶住在她浑圆多肉的屁股上来回磨擦, 双手肆意的在她耸起的乳房上抚摸只是在他用力捏她的奶头的时候, 她才扭动一下身体来表示抗议。 女人天生都是弱者,一旦被男人征服,就会自然的依随男人的意愿, 任由男人去摆布玩弄。 罗青得意地偷笑。 少年时的罗青性格很害羞。 有一天挤公共汽车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妇人拼命的挤进来, 刚好站在他的面前。 开车的时候,因为车子的来回摇晃,她的屁股就无意的碰触到罗青的裤裆。 那时候罗青才刚刚发育,小腹下才长了一层细细的阴毛, 但是发育中的阳具特别敏感稍为碰到就会勃了起来。 有时候甚至裤子穿得不舒适,阳具也会挺了起来, 非常的令他感到尴尬。 现在不用说,在那妇人丰满屁股无意的碰触下, 罗青的阳具又挺硬起来了。 一路上,罗青的阳具都深嵌在那年轻妇人的屁股沟里, 车子每一下的摇晃都带给了他无限的快感。 他开始冒汗,不由自主地急促喘气。 他有一种意识,想要脱离面前正贴住自己阳具的屁股。 他甚至真的退后了一点,但是那妇人正在受前面的乘客的拥挤, 后面一松她也退了一步,那诱人的屁股马上又紧紧的贴了过来, 重新带给了他一阵阵激动人心的快乐。 他觉得有一种正在犯罪的感觉,他知道, 只要自己转一个身就可以躲避了这令人难堪的情境。 但是,这时候他情慾上得到的快感,已经淹没了他其馀的想法, 他不但没有转身反而整个身体俯了过去,下身贴实了那年轻女人的屁股, 用力耸动了起来。 终于,罗青的情绪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高峰, 随了司机一下的急刹车罗青感到一阵难忍的快感, 精液突然好像江河崩堤一样从阳具喷涌了出来, 泄了在裤子里面。 感觉上,因为罗青的阳具是紧贴住那少妇的屁股, 就好像射的精进入了她的阴户深处一样。 这是罗青除了梦遗以外,第一次的射精。 那非常难以形容的快乐感觉,在一段短时间内, 罗青简直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身外的一切, 好像都与他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那年轻妇人因为车厢里面拥挤,开头的时候, 虽然也觉得有硬物顶住自己的屁股也没有想那是甚么, 她一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屁股正在被身边少年的阳具不断地顶碰。 到后来,罗青忘情地挺着下身在她的屁股上耸动的时候, 她才惊觉那顶住自己屁股的硬硬的不明物体 好像是男人的阳具。 她慌张起来,正在考虑怎样躲避那男性东西对自己屁股一下比一下用力的顶撞, 这时候突然司机一刹车她不由的轻叫了一声, 因为她发现身边的男人趁了这机会整个人的身体伏了在她的背后 她的屁股现在被那男人的下半身放肆地大力压住 简直是毫无动弹的馀地而那由始至终都紧紧贴住她屁股的男性硬东西正在开始一下接一下有力的勃动着。 她慌忙扭过头来,把下身紧紧贴压住自己屁股的男人用力推开, 她往下面望过去她发现到在罗青的裤裆上, 一片的湿迹开始显现了出来。 那妇人抬起头,望见正沉醉在射精高潮中的罗青, 那年轻俊俏的脸上一片迷茫的眼光。 这少妇毕竟是有经验的女人,她意识到眼前的少年, 在自己身体无意的碰撞下竟然是射了精!如果他是一个面目可憎的中年男人, 说不定她就会大声地叫了起来但是他是那么的年轻!他的脸蛋那么的俊俏!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不懂事!连这么年轻的男孩也为自己着迷, 甚至……甚至还射精!这岂不是证明了自己还是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吗?少妇低下了头没有出声 但是她的脸涨红了起来她一边用手试探着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看刚才被少年的阳具顶住的地方有没有黏上秽迹 一边赶快的钻了到车厢的后面人少的地方。 当她感到自己安全了,然后她又向这曾经占她便宜的英俊少年望了过去, 好像在回味着刚才这俊俏少年非礼自己的情形。 在下一个站,有点羞愧,但是性慾已经满足了的罗青慌张的马上就下了车, 虽然他还未到达他的目的地。 说来奇怪,从此罗青就沾染上了非礼女性的恶习, 尤其是对年轻女人情有独锺有事没事就往人多的地方, 专门拣年轻陌生的少女和少妇下手用勃起的阳具从后面顶她们丰满富有弹性的屁股。 有时候他会整天不断地换乘不同的公共汽车, 车子越是人多他就越是感到兴奋无比。 回到家里,晚上他也会一边手淫,一边回味自己白天在各种人多地方非礼少女的过程。 慢慢的,他成了老手,而且他发现,自己的行为并不孤单, 原来很多男人都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