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来说,心里面虽然曾经想过玩个现在流行的多P什么的, 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原因是,这三个美女都是我多年的情人, 她们相互之间彼此都认识并且也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我和其她的存有某种暧昧关系, 但因都没什么真凭实据所以大家相处得也都算相安无事。 每次和她们上床,我都把时间节点安排得特别稳妥, 这样既可以保证做爱品质亦能保持情调。 期间的确有几次刚和前一个上完床,就不得不赶紧伺候下一个, 可这都是事发突然碰巧了,不得已而为之,好在都应付过去了。 可这一次为什么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续和她们三个上床?说起来也的确太偶然了, 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是天意吧。 在讲述这段真实的经历前,还是先简单地介绍一下我这三个情人的基本情况吧。 小莉是三个人中和我交往最早的,她家庭经济条件好, 长得也漂亮中等身材,眼睛好看且有神韵,眉宇间总闪烁着一种多情的勾魂魅力, 性格外向气质上佳,床上功夫绝对地超一流。 我和她在各种环境下都做过爱,体验过和别的女人没有过的超出一般人想像的刺激(如有可能, 我以后会单独成篇详细讲述我和她之间的缠绵往事)。 男女发生关系,大多都是男人的主动,找女的时候多一些, 但我们却是反过来。 三人中她的性经历最多,在我之前曾经和她老公以外的四五个男人上过床。 但她不烂,哪个都是真心相处,没有所图。 和我在一起后,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她把过去和别的男人的交往经历, 性交细节以及分手的原因都如实地告诉了我, 并保证以后再不会和他们往来了。 或许是她年轻、漂亮的缘故吧,在我之后, 我感觉她仍和别的男人有暧昧的关系问她,她不承认, 她说她很在意我是我误会她了,她离不开我。 正因为她在我经历过的女人当中是最难得的, 我也离不开她每次感觉她有不对的地方,总不想和她太较真儿, 我也在说服自己又不是我的老婆,何必太认真哪, 她老公都能容得下她我为什么就不能哪?何况我身边也不止她一个女人啊。 小静是我的同事,在一起已有八年了,她个子不高, 长相中等身材性感,一对傲人的双峰十分地诱人, 说句心里话她性交并不是很出色,没有过多的技巧, 也不很懂得迎合男人但她的逼长得干净,在她上面时, 腿噼得很开能任凭你随便干也不喊累,每次高潮时从不叫床, 只是让我紧紧地抱着她满脸通红,微微呻吟。 她能够接受我和她说我和别的女人上床时的细节, 不管真接受还是假接受起码我在干她的时候, 看着她不在意我操别人时的表情很刺激,很享受, 很有征服感。 我是她和她老公以外第一个发生关系的男人, 按时下的流行语来说她应该算是个副处吧。 小悦是她们中年龄最小的,也是和我交往时间最短的, 至今也有五年了她也是我的同事,平时和小静的私交非常的好, 我们三个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出去玩。 小静能感觉到我和小悦会有更深的关系, 但我不承认她也不深究。 小悦只是感觉到我和小静的关系有些暧昧, 在她面前我也总是当面调侃小静,表现得和小悦更亲近一些, 所以小悦也相信我不可能和小静有什么出轨的事儿。 她们中属小悦的身材最好,皮肤又白又软, 屁股很翘平时爱看言情小说,言谈举止充满一种天生的大家闺秀般的淡雅, 懂得享受生活享受性爱,她老公性欲较强,每周和老公上床不少于三次, 所以平时总是我找她多于她找我。 她们的情况就简单介绍到这儿,还是言归正传吧。 那是今年夏天的一天,小悦老公要带他妈去省医院看病, 提前在网上预约当天上午的号起早就开车走了。 三个小时后,上午十点半到达省城医院, 她老公给小悦打个电话说已平安到达让她放心, 当时我正和小悦在一起聊天确定他老公肯定回不来后, 就和小悦说: 「我想你了去你家吧,让我好好享受一回。 」小悦有些犹豫, 我问: 「怎么了?多难得的机会呀。 」她说: 「早上他刚做完,你不怕把我累死?」我一听更兴奋了, 哀求着她说: 「我不在意的你下面一定现在还非常非常的湿吧?不正好省得我前戏了, 中午我还有应酬哪咱们速战速决,再说也省得累着你。 」她说: 「你不在意我在意,你非得和他选择一起干我?我上班来的时候家里面停水了, 下面也没洗 你怎么要啊?」我说: 「我就喜欢原生态的, 不要洗了我给你舔干净了吧,还可以用嘴帮你把他的精液给吸出来, 我就愿意玩他刚玩过的你等于他替我给你热身了。 」小悦娇嗔地瞪了我一眼,甩了一句,「你变态!」她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 凭我这么多年对她的了解就我这几句话,就可以让她的下面河水泛漤。 我说: 「是不是湿了?」她说: 「就不告诉你, 赶紧走吧你中午不还有事吗?」十一点,来到她家, 她去卫生间解了个手 回来说: 「还停水哪。 」我说: 「我从来没看过你刚被干完的下面是什么样?」她说: 「你别讨厌了!」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宽衣解带, 我随手把她褪下的内裤拿过来翻开看了看里面已经湿透了, 估计有早上她老公射在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也有刚才被我语言诱惑, 自己流出的爱液。 我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略有精液的腥味和我非常熟悉的小悦体内的女人的气味。 小悦平时做爱前很讲究前戏,她说他老公每次干她前都先亲她下面, 等充分湿润后再插里面。 但她从来不让我亲她,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你不用亲我就湿了啊。 今天她依然没让我亲,我用手指在她湿漉漉的阴唇上边不停地滑动, 之后就徐徐插入阴道里面就开始玩弄……平时我和她们三个做爱 都是让她们每次最少来两次高潮先用手摸出来一次, 再用鸡巴操出来一次她们很享用,我也不是很辛苦, 或许是因为我性格的温和加上能说会道以及有性爱的技巧, 她们仨都舍不得离开我。 尤其是小莉,虽然她历练过那么多的男人, 也舍不得离开我用她的话说,我最懂她,最会玩她, 我的大鸡吧就是为她长的她甚至都愿意为此去死。 这就是一个被男人玩舒服了的女人的心声。 小悦来了一次高潮后,我又换了几个体位抽插了几次, 期间没有过多的刺激她也好让她休息一下,然后看着汗津津的她, 和她商量说再要一次高潮我射完了就该走了, 她无力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问她早上起来后就让两个男人操, 感觉如何?她说: 「不好, 太累人了你们都能干, 我怎么受得了?」我说: 「早上你老公让你来几次高潮?」她说: 「就一次。 」我笑道: 「正好事不过三。 」于是在她老公刚刚操过她不久的床上, 我再一次把她干得高潮迭起欲罢不能,磙烫的精液瞬间射入她不停扭动的体内, 她瘫软在床上……十二点多我刚和朋友吃上饭, 就接到小莉打来的电话她问我在哪?我说和朋友在饭店喝酒哪。 她说她老公今天有两台手术要做,中午回不来, 让我去她家找她。 小莉的老公是当地一家市医院的有名外科主任, 平时工作期间很少回家今天赶上他有手术,就更不可能回来了。 我过去在中午也多次去她家,但每次都是她临时给我打电话, 我对她从来都是随叫随到她处事的风格很霸道, 不仅对我对她老公也是如此,女人一旦觉得自己有姿色有资本了, 男人当然就不得不屈服她之下了。 我心中暗暗叫苦,姑奶奶从来行事都是想一出是一出, 如果你早说今天中午找我我何必要和小悦上床哪。 到了她家,小莉穿着三点式扑在我怀里, 她说: 「我想你了。 」我应付道: 「我也想你!」和小莉做爱, 我从来不需要为她前戏每次都是她先为我口交十几秒, 然后直接披挂上马挥抢直入。 这样的好处是,第一我的大鸡巴在她嘴里能够很快就硬了, 第二她的唾液能够湿润我的鸡巴插入她阴道不费力。 因为今天我心里面有鬼,表现得就难免有些躲躲闪闪, 怕她亲我下面时感觉到我鸡巴上还沾着小悦的爱液。 我说: 「天气有些热,我先去冲一下吧。 」她说: 「不要,每次你都挺爽快的, 今天怎么了?不会有什么背着我的事儿吧?」我说: 「怎么会呢?世界上没有别的女人比你更漂亮 比你更会伺候男人 还有谁能吸引得了我啊?」她说: 「就你会说话。 」其实我知道自己的话有点假,毕竟我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不过我说的也算是真心话,我的确很需要她, 男人嘛总是需要一些适合自己胃口的女人的, 谁还怕多呀。 小莉是个很懂风情也很聪明的女人,但也爱听男人的奉承, 不过话说回来这人世间又有几个女人不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呢?尤其是对自己的赞美?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小莉的火眼真睛, 她说: 「你用了吧?」我说: 「你怎么知道?」她说: 「你说想我 我也亲你了它怎么不如每次硬?另外还有淡淡的女人气味, 肯定是用过的。 」我真是服了她,她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多, 这种事怎么能骗得过她呀?我赶紧承认说: 「早上在家做了一次 起来着急上班没来得及洗,你别在意。 」她诈我说: 「真是和你老婆做的?不是和别的女人?」我解开她的乳罩, 一边亲着她的左侧的大乳房 一边说: 「真的是和她, 你这么好我怎么会和别人啊?」据说女人两个乳房总有一个比另一个敏感些, 小莉的乳房就是左侧比右侧的敏感这是她告诉我的。 这招还真管用,她嘴里说,我闻闻是不是你老婆的味道, 还没等贴上鼻子就说是她的味道。 之前也有过在家里用完后被她碰巧赶上过的时候, 她说你老婆的体味和我差不多于是她就记在了心里, 其实她们仨的体味也都大同小异如果女人下面的体味重, 我是受不了的。 看着小莉打开的双腿,回想我刚刚操过小悦的感觉, 尤其是鸡巴上还沾有小悦的爱液她老公的精液, 还有小莉刚刚为我口交的唾液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手里捏着龟头沾着她流出的爱液,轻柔地、不停地摩擦着小莉的阴蒂, 这是所有女人的敏感区看着她开始呻吟并不停地哼哼着, 我就赶紧俯下身去用力亲咬、深吻她的两个乳头, 同时把坚挺的鸡巴慢慢地插入她的嫩逼。 我一边用力地操着小莉,一边感受刚才和小悦被操时的感觉, 热血上涌。 「宝贝,告诉我,我的鸡巴硬不?愿意用我刚用过的鸡巴不?」「硬……我愿意……只要是你的鸡巴我就愿意, 但不可以给别的女人用只能给我……」还没等她把话说完, 我就把鸡巴从她逼里拔出来插进了她的嘴里, 然后我又用嘴亲吻她,吸她的口水。 她显得更加的刺激和动情,身体一直在不停地扭动, 和上午小悦的扭动极其相似。 其实操女人们的姿态都几乎是一样的, 有句俗话说得好: 逼是一样的逼, 脸蛋分高低。 为了节省体力,我开始动手去摸她,用手把女人摸出高潮是我的一项绝技, 这也是我多年来从女人身上慢慢积累总结出来的经验 只要你细心、用心每个男人都能办到。 她们仨,我最爱听的就是小莉的呻吟和高潮来了时的叫床声, 那种感觉的本身就让你销魂女人高潮时的反应, 不同的女人都存有千差万别那种美妙的意境, 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准确形容。 很快小莉就被我摸出高潮来了,我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快一点了。 我对她说: 「我用鸡巴再操一次高潮吧?你下午还得上班, 别去晚了。 」之前我好像从论坛里面看过,说女人不太可能连续几次来高潮。 但根据我的切身体验,只要女人的体力可以, 是可以连续来高潮的她们没有男人的不应期。 小莉的第二次高潮,是她跪在床角,我站在地上从后面插入射精的, 这是我们都比较喜欢的体位。 而操小悦时,她却喜欢我跪坐在她身上, 她把腿伸直夹紧我便顶着她的阴部,在运动中射精。 她说这样的射法能让她彻底释放,有种淋漓尽致般的感觉。 下午一点半多,我提前来到单位,正赶上小静也进楼。 我问她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她说社区通知今天停水、停电, 得下午才能正常家中没法待,早来单位吹会儿空调。 夏季我们单位是下午两点半才上班,正值中午, 特别地静大家不是还没到点上班的,就是有没回家的在单位的屋里午休哪。 我在单位是个部门的负责人,自己一个屋, 环境不错办公条件还算好,有电脑、空调,饮水机, 双人床室内卫生间等。 我说: 「正好,那就来我这吹会儿空调吧。 」她说: 「你怎么也来这么早啊?」我笑道: 「缘分呗!」她回了一句, 「去你的。 」就跟我进了屋。 我把空调打开,心里就犹豫,是不是也把小静给干了?说句心里话, 今天我真的有点干不动了两个小时不间歇地干了两个女人, 又射了两次精能不累吗?可老天似乎又在有意地诱惑着我, 今天就这么巧小静也主动送上门来了,难道真是天意?让我体验一下连操三女的感觉?过去我总是分开操她们, 就算个别时候赶上操两个也是中间有间隔的。 可今天不同,都是刚操完一个,紧接着就操下一个, 近似于把鸡巴从这个逼里刚拿出来就插进另一个逼里, 再拿出来再插下一个,一想到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兴奋、很刺激、也很特别, 过去从未体验过。 我看着小静她那有些期待的目光,就决定再接再厉, 把她也拿下。 我把门反锁上说: 「择日不如撞日, 让我要一次吧?」我和小静相处时基本上都是我主动提出要求, 用她的话说这种事情都是男的主动。 她今天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开领半袖,把D罩杯的胸更加凸显出来。 下身穿一件短裙,没穿丝袜,露着雪白的大腿, 搭配着不低于十公分的高跟鞋显得非常的性感。 因为她的个子不高,为了显示身材的修长, 她平时总喜欢穿瘦身的服装和各种款式的高跟鞋。 我为她脱下上衣,解开胸罩,就直接用手去揉捏她的乳房, 她们仨我最爱吃最爱玩最爱摸的就是小静的大咪咪。 她的不仅大而且也挺,但挺中又有柔的感觉, 乳头放在嘴里口感很好。 她过去总说我的手有魔力,摸她乳房时特别好受, 特别舒服有时甚至不能自已,我还以为女人只有被男人操出高潮时才这样, 在小静身上让我懂得有时摸她的乳房也可以让她有种近似于高潮的快感。 当我扒下小静裤衩时,她的逼已经渗出爱液了, 小静是剖腹产阴道很紧,阴毛稀疏,不像小莉和小悦的阴毛浓密。 我曾经喜欢阴毛多的女人,觉得这样的女人脱光的视觉非常性感, 有诱惑力。 现在我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得有,都得去体验, 只要是能交融的美女都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性。 我脱光后的鸡巴依然是疲软的,自己冥冥中感觉到今天的任务会将会是很艰难, 所以我决定不能太急于求成对小静要采取语言诱惑的战术, 最后一招致胜。 小静尽管在性爱上不如小悦和小莉开放, 不如她们主动不如她们有技巧懂迎合。 但她有她的优点,她能够接受我床上的大尺度玩笑, 比如我告诉她说: 「今天干你之前我刚干过小悦 鸡巴还湿着哪现在就干你,谁让你的逼紧了, 我不事先释放出去点能量和精液我操你时会控制不住的。 」她也只是象徵性地推我一下说: 「快拿出去, 我不让你干了。 」我这时只要用力很操她几下,她就立刻安静下来。 因为小静是属于阴道型高潮的女人,资料上说这样的女人在生活中占的比例不多, 被操时高潮来得快大多数是属于阴蒂型高潮的女人。 玩了她一会儿后,我看鸡巴还是不挺,就打算先插进去再说, 一般的观点认为男人的鸡巴不硬是完成不了性交的, 其实不然只要女人下面足够湿,你只须把鸡巴对准阴道口, 稍一用力就可以挤进去此时你贴紧女人的下体不停地扭动, 防止鸡巴滑动出来一会儿它就会慢慢硬起来的, 这是我积累的成功经验。 低头望着逐渐硬起来的鸡巴,我才集中注意力去感受小静打开的双腿, 脑子里就像过电影般一会是小悦的嫩逼,一会是小莉的美穴, 一会又是小静的美鲍眼前不停地闪现她们仨被我恣意蹂躏时的情景。 顿时男人的占有欲、征服感、自信心油然而生。 看着小静有些迷离的眼神, 我告诉她说: 「你是我今天干的第三个女人信不?」她并不理我。 于是我又用力地冲击几下问: 「信不?」她叫了一声说: 「信。 」我边操边问: 「下次我还操完别人,再操你, 让不?」她一边哼哼 一边回应说: 「让, 你不怕累着?」女人一旦被男人给干舒坦了你让她干什么她就会干什么, 尽管清醒时也许会反悔但这一瞬间她会百依百顺。 看小静已经进入状态了,我不想恋战太久, 就对她说: 「要精液不?我要射了。 」小静涨红着脸说: 「你不刚干完两个吗, 还有吗?」「谢谢你这么心疼我那就不射了, 我让你来次高潮吧!」她扭动了两下屁股竟然反悔了「那你不射还给谁留着啊?」我靠 我就喜欢这种语言上的挑逗它有时比射精还爽, 「放心吧够你使的,都给你。 」我一边加大抽插的频率和力度,一边手口并用, 小静终于说了句: 「抱紧我。 」然后就腰往上挺,把双腿紧紧盘在我的屁股上, 我知道这是她来高潮时的特徵。 又勐插几下,把最后一点弹药全部射了出去, 完事后赶紧用纸巾给她擦擦阴部,让她感觉下面似乎留下来很多精液, 其实我知道她的阴道里并没有我多少精液。 她缓缓坐起来,用深邃的眼神扫了我一眼, 就慢慢开始穿衣服我不知她是故意不揭穿我, 还是真的没有感觉我和她说的话是真是假反正她只字不提, 我也不再拿此说事美妙的感觉只能去保持,去品味……两点整, 我和她说: 「现在正好楼道里没人你趁人少先出去吧。 」到门口我抱了一下她, 问: 「好不?」她点点头。 我说: 「下次有机会我还操完别人找你。 」她回了句,「再说!」女人嘛,总有几分羞涩, 小静每次临别时都是这句话。 小静走后,我躺在床上,舒展了一下疲惫不堪的身体, 想睡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